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毛寿龙 > 钱是挣来的,不是分来的

钱是挣来的,不是分来的

毛寿龙:我这个PPT是去上海的时候做的。当时国家图书馆找到我讲这个话题,但地点在上海。我讲这个话题的时候,很多人有期待,好像分配可以致富,大家都期待,穷人分富人的钱,大家都致富了。此次活动很受关注,200多个票都订满了,大家期望我去说一说,国家又能分钱,分完钱以后大家都能致富。不过,我给他们的信号是,钱是挣来的,不是分来的,想分钱永远不可能致富,挣来的钱而且需要有一个市场的机制,才能让它增值保值,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市场,钱是不可能的有价值的。上海人很关心钱袋子,其实全国人民都很关心钱袋子。钱袋子如何鼓起来,靠分配,还是靠挣?

我们来看这个漫画,这个老总钱袋子很鼓,背着走,这副总钱袋子小,夹着走,这个没有多少钱,数着走,这个一点点钱,不数也知道多少钱,哭丧着脸。这是中国目前的现状,目前贫富差别的确很大,工人少,技术人员拿的多一些,做市场的最多,投资的更多(或更少,赔钱)。这是从分钱的角度来看的。

这个问题,这是分钱的角度,企业可以分,老板,老总,副总,车间主任,员工,临时工,应该怎么分。我这里想从挣钱的角度来思考一下。挣钱的时候看到一般老总怎么说的,老总实际上也是拿着钱袋子,大袋子往里面跑的,这个项目要两个亿,怎么办,我得去融资,变卖资产,找项目,找朋友借,还得说服别人借给你,做项目的人说话能力非常强,一定要做这个事。

冯兴元:这是不是叫自愿被剥削?

毛寿龙:那再说了,老总是自愿不自愿被剥削我不知道,但是没有一个人自愿被剥削的,老总融资2个亿,营业额10个亿,交了税,头一年亏,第二年亏,第三年还亏,第五年还亏,这个项目就死了。2个亿都打水漂了。比如苹果有一段时间都卖不动了,基本要完蛋了。不过,到了第六年,忽然转机,开始盈利,而且产品供不应求。比如苹果后来发明了Iphone,发明了Ipad,凭住址和美国的身份证件,每个人只能买两个,搞计划经济了,不让买,这个是企业家的思路,不管亏还是什么,能坚持把它做好,这是赚钱的角度。很多企业家说你把事情做好了,当期盈利不盈利没有关系,这个社会融资机会太多,如果有很好的金融市场,你有很好的项目,没有找不到钱的。浙商的大会和金融对接,很多人去,现在是有钱人请有项目的人吃饭,最近说搞一个浙商学院,提高点素质,这说明,提高素质有盈利空间了。

但副总就不一样,像唐骏那样的打工皇帝,我这个项目能挣多少钱,工资比例怎么定,车间主任说这个岗位能挣多少钱,工人说我这个工作能挣多少钱,失业者来讲,我没有工作,我怎么能找到一个好工作,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,这个想法不一样的时候,你会发现所有的企业一方面做市场,一方面做管理,一方面做产品,岗位技术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我见很多企业到年底的时候聚会,有好多抽奖,眼睁睁看着五台笔记本,摄像机搁在那,就抽不着我的。但是企业到年终奖的时候肯定有钱了,一拨一拨人玩得也不一样,做市场的都是真金白银往上压的,打牌的时候。做技术的是高工,拱猪,只是撕纸条的,贴在脸上。你可以看出做市场是最灵活,也是最难的,别看他今年做得好,平常可能就拿1500块钱的保底工资,不困难拿150万,不是一般的,按提成走。这只能说明,做市场风险大,回报不稳定,高,或者很低。作技术的,风险小,回报稳定,也就低。

钱如果是抢来的,就不是正当的,可抢得钱,其实是很少的。如果钱是分来的,是不是正当的呢?我想,可分的钱也不多,可以看出,这也不是正当的。你想分的时候,实际上这个钱已经没有了。最近美国福特和通用汽车公司就那样,美国福特和通用汽车公司是奥巴马最好的票田,奥巴马上台以后就实现他的承诺,要拯救通用福特汽车公司,国家花大笔的钱。奥巴马可以做这个政策,执行的人说你公司的工资得降,但是工会坚决不降工资,所以他没有办法,把沃尔沃,好像是福特的,通用的还有什么,那几个汽车厂都是奥巴马的,没有办法,只好卖品牌,沃尔沃给中国买来了,幸亏有中国的通用,中国的福特,否则,美国的通用福特早关门了。中国的通用很厉害,上海的世博会汽车馆是中国的通用做的。在美国,每生产一辆汽车在美国的生产线是亏一千多美元的,不生产,工人的工资开不出来,但他就不降。奥巴马的票田得对得起它,于是奥巴马就打击日本汽车,把丰田找出来专门打击他,找它的所有毛病,什么毛病都找不到,就找到一个刹车板,奥迪车他们也打击过,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,是因为司机还是什么原因,原来是手动档车从来没有发生过突然加速这种毛病,喜欢出事的人都是踩着油门当刹车踩的,都是自动档,奥迪全部改了,丰田没有加刹车优先系统,所以他找到了这个毛病,但是技术上找不出问题,但是报道有问题,就变成一个政治问题,不是技术问题。

美国政治家使劲压丰田,打击丰台,给通用福特抢市场,现在使得丰田技术越来越高,丰田在美国的市场越来越好,反而福特和通用的市场越来越降低。奥巴马想帮助福特,最后没有帮成,又让丰田汽车在美国的质量上升了,大家知道丰田车的质量应该是所有车里面最好的,跟美国车相比,美国车是又笨,又耗油,日本车不结实,但是耗油低,德国车结实,但是耗油高,美国车是两边都不靠,居然还有人买,肯定是上它当了。除非你很爱它,跟苹果一样,爱它只爱它的缺点。这也是他们本身的失策,用政治分配的方法,想让美国的市场给他们专门让出一个份额。结果是你发现等于是用爱心扼杀了美国汽车工人的钱。

最近英国的BP在美国出事了,奥巴马之所以被动,是因为BP出事以后,他需要雇佣国外人处理石油泄漏的事故,但是奥巴马和美国的工人禁止外国工人进入美国去做这个事,所以到最近前一段时间才刚刚发现这个问题,刚刚改变,奥巴马欢迎中国人,新加坡人,英国人,去到那里工作。但已经晚了好多。

美国还有一个船行,因为它和船行业有关系,整个运输业,中国的船大王到美国海岸不允许运美国所有的货,但是结果很简单,运过去的货所有都涨20%的钱,我们空船边际成本是零多一点,很低了,因为整船过去的。BP公司它必须雇佣美国的船来吸油,奥巴马想让美国工人多有一点份额,实际上这个份额不仅没拿到,我估计很快就失去了,所以奥巴马爱工会,但是工会因为在市场里面分得太多,反而使得美国工会面临非常大的危机,这是缺乏市场竞争的情况,没有良好的挣钱机制和权利分配机制的情况下,美国发生的事情,其实我们这种事情太多了。

我们简单说蛋糕,不说BP,也不说通用,福特,也不说本田,富士康,这些太复杂。就简单一个蛋糕怎么分,怎么做好。

我看了一下,老百姓一般认为蛋糕在那我们就分吧,所以能分,讲收入分配的人就是分蛋糕,认为蛋糕就是会有的,搁在那,分配经济学家都认为,蛋糕就是分出来的,参与分配,分出来就有蛋糕,而且每个人有一块,最好是平分。

一般人,或者政府认为蛋糕是分来的。企业认为蛋糕是生产出来的。国有企业基本上是这样,只要我把产品做好了,肯定有市场,肯定大家都需要,大家也会有收入,只要干活就行了。

但是市场不是这样的,市场认为蛋糕不是做出来,也不是分出来的,蛋糕是经营出来,投资出来的,一定要有很好的投资项目,没有需求的蛋糕不值钱,而且还是垃圾。有了很好的市场,蛋糕就会花色品种越来越丰富,口味营养液越来越好,而且符合不同人群需要。

大家过过很多生日,蛋糕一般都免费的,但是免费的蛋糕一般怎么分呢,有几种分法,一种是大家来吃,一人分一块,有人吃不饱,有人吃得多,有人根本不吃,所以蛋糕的浪费率大约50%以上。还有一种分法,搁在那,愿意吃就吃,还有按贡献来分。还有我们今天分蛋糕,为什么不是昨天分蛋糕呢,来的人有份,没来的人没份,即使分蛋糕,你用什么标准来实现你的公平,任何一个标准都是技术问题解决不了的,而且分完了以后,每一种分蛋糕的方法都会导致蛋糕的浪费。

既然分蛋糕这么一个简单的事都那么难,更不要说蛋糕本身还要经营,所以只存在分蛋糕的社会,蛋糕的质量是非常差的,但只要有市场经营的蛋糕,什么品种都有,你想不出来的,都有,我没见过黄金蛋糕,但是里面黄金钥匙我听说过,切着了以后,一辆车的钥匙,像郑旭光那样的大富豪过生日的时候,期待一下可以。靠分配实际上是分不出什么东西,分完了以后浪费是非常大的。

当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国家财政的时候,所有人都想跑到这个地方去分,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一个状况,变成公务员,而且级别越高越好,跑到这里面,人不多,一般都是人才,我们国家刚出台一个人才计划,就看谁爬得高谁就是人才,剩下的没有什么人才。文盲,经营市场挺好的,就不是人才了?经营企业,不是文盲,他也不是人才,因为你老进不到这个碗里去,好像这是一个金饭豌,但是这个金是退化的,北朝鲜那个国家基本上是泥巴饭碗,这个金饭碗含金量太少了。北朝鲜给其参加世界杯的国足队员奖励一个平壤户口,估计全世界没多少人愿意要这个奖励。

是生产问题,而不是分配问题,小平同志到美国就发现了,我们国家是生产的问题,到美国人家告诉他你是市场问题,小平同志明白了,回来就搞市场,搞到九十年代出台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政策。美国搞市场,不搞分配,美国人普通人过的日子比我们政治局委员过的日子还强,普通人的房子比我们政协委员的房子还要好,里面全世界吃的东西都有,我们搞来搞去,所有东西比食堂还差。我们现在有很多问题,劳动收入下降了是什么道理,劳动收入是靠分配能够分配出来的吗,最简单的高温补贴,享受高温补贴都谁呢,一般来讲都是吹空调的,享受暖气补贴一般都是烧天然气取暖的人,最后吹空调的人拿空调补贴,天然气烧气的人拿天然气补贴,烧不起的没有补贴,天然气是按照表里面的基数算一下,其实我也不想要那个补贴,包括看病,我也不想要那个报销,报销实际上好像还多花钱,说你是公费私费,我说公费,没准还多花了一倍的钱。这不是政策可以调整的,但是政策可以调整的是工资之所以低,因为劳动力市场太差,劳动力是按身份来的,有一般人有身份,但是在金饭碗的位置比较能拿更多的钱。有一部分人离金饭碗比较远,而且有阻力,进不去,所以他拿的工资就天然比较低。

金正日假定要卖他的一个小富士康公司的股票,在中国有多少人愿意以100美元的股份买它呢?假定它值一千美元,假定前景一万美元一股,有多少人100美元买它?我估计在中国只能卖1美元,资本在北朝鲜的回报率就是一千倍到两千倍,否则的话没有资本愿意进去的。资本回报率必须那么高它才能有勇气进入到那个地方去,劳动力是最安全的,北朝鲜什么东西都不安全,但是劳动力很安全,只要你有劳动力,你干点活总是能吃饱肚子的,如果饿肚子了,那说明干活都不让你干。政策实在太差了,会让人饿死,但是只要政策不是超级差,一般人是饿不死的,靠劳动力可以活下来,但是日子永远不会好过。你要让日子好过,肯定需要更多的资本和经营,为什么有资本的人跑得太快,不是因为工资跑得太慢,而是因为他负担太重了。另外这些人跑得太快,你不让他跑快,他早就完蛋了。我们国家实际上也存在这个问题,劳动力市场太差,资本市场太差,资本在中国投资的风险非常大。货币风险就更大,留着货币基本上是等着挨抢的份,CPI是劳动力支出的价格,那是老百姓的,CPI跑得慢说明工资也跑得慢,通货膨胀率不只是一个CPI的数字,CPI只是劳动力有关的数字。现金现在都是在疯涨,那你现金就不值钱了,通过货币的稀释攫取其他人,虽然每个人钱不多,但是总量很大,这笔钱通过货币转移很容易转移到资本那去的。

有些人没有抵抗货币风险能力,之所以它跑得慢,不是说劳动本身跑得慢,而是我们体制制度,政策阻力本身的不平等导致了他的慢。所以现在要加强劳动者保护,让他多分点,还是分不到,在我们国家劳动力还是最安全的,尤其是在岗位上的劳动者有着天然的优势。最安全的,往往也最容易受剥夺,最不容易跑得快。

我们来看看不同的人的钱袋子,中国人的钱袋子是怎么鼓起来的,跟分配没有关系的,跟分配有关系的都不是很富裕的。还有很多话题,我不说了,简单提一下财政手段,我们财政手段目前只能提高公务员工资,转移性支付,有很多消极效应的,我们给北朝鲜转移支付那么多钱,他们只能还粮食给我们,我们要逼着它要粮食,等于北朝鲜的人只能饿死。尤其援助项目都是贷款过来的,我们要把这笔钱还了,当时我们唯一能还的就是粮食,当时大笔的粮食运到苏联去,苏联说我们不要,但是我们争气,我们一定要还,按道理来讲,我们中国历史上应该不会饿死那么多人,如果没有当时把粮食拿去还外债。这也是转移支付有关系的,没有苏联的转移支付搞我们的重工业化,我们也不至于饿死人。北朝鲜我们也是给它钱搞重工业化,结果他们也饥寒交迫。

我们西部也是一样,转移支付使得我们当地官员的工资远远高于当地老百姓的劳动收入,没有人愿意劳动,西部地区谁都想当官,因为有权力就有资源,没有权力一点资源也没有,所有资源都转移支付了。货币政策大家看一下,包括人民币升值,对10万块钱以上的人有利,低利率政策对劳动和储蓄不利,金融统购统销,对于中低收入者不利,对于高收入者有利。贷款政策,对于高收入者有利,对于中低收入者不利。因为我们贷款利率本身是低于市场利率的,市场利率,冯兴元知道利息是比较高的高利贷,我们要打击的高利贷,正规利息比市场利益低,等于说给你钱你是发财的,得到贷款的时候,他已经在市场里面挣了一笔了,更不用说我们资本市场本身是扭曲的,还有其他很多融资手段都是扭曲的。

政府的分配手段,部门,行业管制政策,最低工资,CPI,最低工资,质量管制,土地管制,越是劳动者有关的产品越得到管制,劳动者即使是面对你的商品市场,这个商品本身也是受管制的,吃的东西都是低质量的。最近有一个北大的人卖猪肉,陕西有一个人卖猪肉,没有发财,广西一个人发财了,他卖50块,80块钱一斤的猪肉,只做高端的猪肉,他说今年销售量两个亿,每年能挣几千万,全国要搞连锁店。现在我们CPI管制的猪肉质量越来越差,没有高价格怎么维持它的质量,劳动力低端化,商品价格管制,所有东西都管制的情况下,劳动力工资怎么跑得过资本收入。

所以,总的来讲,分配是政治行为,不是经济行为。钱是挣来的,纯劳动收入分配,资本市场分配,资产收入分配,政府能够给你分的钱实际上非常少。我去山西开研讨会,有人说,劳动者的房子政府来管,我说不会吧,山西的劳动者上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个人一千多块钱收入,政府把他的钱都拿来盖房子,得拿多少人的钱盖一套房子,比蛋糕里面一套房子概率要低多了,所以政府管低价房,政府管高价房,根本不可能。如果不参与到市场里面去,农村出来的人永远买不起房子,因为你出来必须放弃农村所有的东西才能进入城市。我跟他们说你想发财吗,千万别靠分配,一定要回避管制,不要以为哪个地方管制就能得便宜,越管制的地方,除非你能腐败,做昧心事,要不然不可能发达。你要让劳动力跑得过资本,就要让资本相互竞争,市场越充分的地方,跳槽越多,越跳槽的地方,工作机会也越多,人往高处走,资本也是往高处走,资本实际上会主动规避很多风险,资本不愿意去高风险的地方,北朝鲜的地方再招商引资不愿意有人去的,我们西部也是一样,没有政府补贴没有人愿意去的,浙江县城的房子都两万多块钱,西部省城的房子也就三五千块钱。至少在本地买房子,你还知道没有什么政策,虽然贵一点,谁都知道西部山清水秀,日子过得很好,老百姓生活也很悠闲,但是没有人愿意到那里去,大家都愿意到西方去投资,很多人说西方的房子不是那么市场化,也有很多的风险,但风险相对来说比国内还要小一些。更何况,如西班牙,还出台了好多优惠政策,你到这里来买房,免费给你看病,免费医疗,免费教育,有个条件是生了孩子不许带回中国。

最后总结一下,核心思想就是钱是挣来的,不是分来的。分配政策越多的时候,实际上是害了被分配者,被分配者之所以穷,是因为被分配的政策照顾得太多了,美国是这样,中国也是这样。



推荐 20